当前位置:军事岛 > 军情 > 军事推荐 > 中国顶层智库到底如何?玩死美国 > 正文

中国顶层智库到底如何?玩死美国

发表时间:2016-12-28 10:14 作者:admin

  9月21日周三晚上,在风光旖旎建筑别致的上海科技大学,师生们迎来了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的范勇鹏研究员做人文讲座。但是旁听的大风哥却出离愤(kai)怒(xin)了,现在的年轻学人啊,学问好也就算了,颜值高也就认了,居然段子也讲的好。

  信手拈来,深入浅出,厚积薄发,出神入化。在下佩服佩服。范勇鹏老师说:“走别人的路,让别人无处可走”。于是段子手的路也活生生被你们抢了,可以不要这么无情吗?

  范勇鹏老师畅谈中美欧三大文明的不同国家历史和模式。他先对台下理科生表达了一番压抑已久的怨念——从大学开始文科生就被乃们理科生碾压。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信手拈来,深入浅出,厚积薄发,出神入化

  好不容易到了专业研究阶段扬眉吐气了,因为理科研究偏于微观,偶国际关系学可是大大滴宏观呀,恨不得把全地球都拉进来。但是再往上,超过地球,又到你们理工科的宇宙物理学领域了(这是在说《三体》么),咱玩不了。

  范老师接着抛出几位跨学科的鬼才,比如写下《枪炮、病菌与钢铁:人类社会的命运》的戴蒙德。这位大叔可是生物学出身,思想穿透力极强。不过范老师也有文艺情怀,马上抛出老鹰乐队的歌词“we are programmed to receive”,意思是你的思想早被设计好了,无法跳出藩篱。

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的范勇鹏研究员

  他说我们要跳出西方观念设置的思想藩篱。有哪些藩篱呢?他先从出租车司机说起:北京上海的出租车司机都很能说,一路上和你吐槽各种社会问题。最后一句肯定是“都怪一党政府”。这就是“政体至上论”,以为一切问题都是政体决定的。(嘶,原来中国的出租车司机已经赶上很多国内学者水平了?)。

猜你喜欢
历史推荐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