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军事岛 > 历史 > 战史揭秘 > 红楼梦贾府众儿女中唯一清醒者:竟是她(2) > 正文

红楼梦贾府众儿女中唯一清醒者:竟是她(2)

发表时间:2017-01-10 09:13 作者:admin

  她这一番话不是对凤姐这一行人说的,她这一巴掌也不是单甩给王善保家的。探春知道,凤姐虽有治家之才,却无力转变家族的命运,王善保家的一个小人奴才更是什么也不懂。换做平时,她也不见得要打那一巴掌,可此时她满腔愤慨,发出的是箕子微子之叹。小的不长进,老的又糊涂,难道赫赫巍巍的荣国府就要毁于一旦吗?

  不,正如她所说“百足之虫,死而不僵”。

  凤姐小产后,王夫人委托李纨、宝钗、探春三个帮着理家。众人议论纷纷地抱怨:“刚刚倒了一个‘巡海夜叉’,又添了三个‘镇山太岁’,越性连夜里偷着吃酒玩儿的工夫都没了。”----府里这都用着些什么人哪!

  三个“镇山太岁”中,李纨是没才干的,更没主见,宝钗“一问摇头三不知”“不干己事不开口”,只有探春竭心尽力,一心想把家业理顺管好。

  她心里早有自己的打算,当初去赖嬷嬷家赴宴,别人是奔着热闹场面和席面戏班子去的,她却在抓住机会学习打听:“我因和他家女儿说闲话儿,谁知那么个园子,除她们带的花,吃的笋菜鱼虾之外,一年还有人包了去,年终足有二百两银子剩。

  从那日我才知道,一个破荷叶,一根枯草根子,都是值钱的。”

  如今有机会当家理纪,她一通大刀阔斧的整治:“擒贼先擒王”,先拿两位红人宝玉和凤姐扎筏子给众人看,别人就不敢说什么了。

  又把园里各项活计分派下去,不但免了官中开支,还给了众人额外收入的机会,婆子们再不想“偷着吃酒玩儿”了,个个点头诺诺,为三小姐的善政感恩戴德----责任制调动起了积极性,府里暂时呈现出一片欣欣向荣的气象。

  有能力、讲方法,连王熙凤都背地里称赞她。

  表小姐黛玉也说:“要这样才好……我虽不管事,心里每常闲了,替你们一算计,出的多进的少,如今若不省俭,必致后手不接。”

  看着妹妹操心理家,不知当哥哥的宝玉心里是怎么想的,他竟没心没肺地对黛玉说:“凭他怎么后手不接,也短不了咱们两个人的。”----有兄如此,急煞活人哪!

  探春的举措虽扭转不了大局面,但这样节流开源下去,至少也能推迟衰败的到来,虽说世事难料,但转机就在慢慢下滑的路上等来了也说不定是吧?谁知刚刚看到点起色,一个不按牌里出牌的人就披挂上阵了。

  她的生母赵姨娘为了兄弟赵国基的丧葬费之事,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在议事厅里搅闹起来。探春给出的费用错了吗?没有。那赵姨娘为什么要闹呢?因为如今是自己的女儿三小姐当家了,为什么不能例个两银子就差撒泼打滚儿了----这让刚刚扎完筏子的三小姐情何以堪?

  探春面对这个莫名其妙的赵姨娘,不知从何说起,她又寒心又担心:“倘或太太知道了,怕我为难不叫我管,那才正经没脸,连姨娘也真没脸!”----真那样的话自己的一番整治全部付诸东流水,败絮其内的贾府也会加快树倒猢狲散的速度,那时你们还争什么呢?

  眼见着赵姨娘无理取闹,同为管事人员的大嫂子李纨心思也完全没在状态上,明明有旧例摆着可以以理服人,大嫂子却乐得做个好人,顺嘴儿说出“姑娘满心要拉扯你们,口里怎么说的出来”的话。

  真真可气又可笑!

  探春满眼里看看,这个大家族里,玩乐的玩乐,自保的自保,敛财的敛财,较劲的较劲……每个人看到的都是自己的小世界,只有她眼睁睁看着全局却无能为力,她想过力挽狂澜,却原来家业大事远没一个女孩儿家想的那么简单。

  这一次她是真的认怂了服输了心灰意冷了:“我但凡是个男人,可以出得去,我必早走了,立一番事业,那时自有我一番道理。偏我是女孩儿家,一句多话也没有我多说的。”

猜你喜欢
历史推荐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