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军事岛 > 历史 > 战史揭秘 > 古代最憋屈的皇帝:想不开选择上吊自杀 > 正文

古代最憋屈的皇帝:想不开选择上吊自杀

发表时间:2017-01-20 09:13 作者:admin

  一个人最不能承受的事情,也许不是死亡和磨难,而是人格的羞辱。 古人常讲“饿死事小,失节事大”、“士可杀不可辱”,说的都是面子上的 事。对于曾经位尊九五的皇帝来说,则尤其如此。在中国历史上,皇帝被 废的事件数见不鲜,在那种非正常传位的夺宫中,就产生了这样一个问 题:前任皇帝如何处置。最常见的是直接要了小命,来个一了百了;少数 被废为王的,还算不错,毕竟留了个活口;儿子夺老子位的,如果还没到 丧心病狂,尊其父为太上皇,照顾下情绪,也还有点良心。不管怎么说, 这些都是让皇帝面子全失、威严扫地的事情。历史上曾经有过这样一位皇 帝,他废黜前任而继位,最后又被别人废黜,降封为小县公。强烈的反 差,让他心灵崩溃;尊严的丧失,使他不堪羞辱。在极度憋屈之中,他最 后选择了上吊自杀。这个人就是五胡十六国时期成汉国的幽公李期。

  成汉,是五胡十六国时期最早建国者之一,疆域主要在今天的四川一 地,也包括陕西一部分。它是十六国中唯——个政权不在北方的国家,也 是一个由流民组建起来的特殊政权。流民政权,也是五胡十六国时期的一 个特殊现象。因为战乱,因为天灾,因为人祸,百姓不得不流离迁徙。这些流动大军渐成规模之后,如果再有个能人出来组织领导,很容易成为割 据一方的政权。成汉政权便是流民政权中的集大成者。

  成汉政权的建立者是巴氐李氏。氐族,五胡之一,也是中国古代一个 古老的民族,《魏书》上说,“氐者,西夷之别种,号曰白马”,其“俗性 剽勇,又善歌舞”(《晋书》),是个民风剽焊、能歌善舞的民族。氐族与 中原的联系也很早,《诗经?商颂》中有“自彼氐羌,……莫敢不来王” 的诗句,可见氐族在商朝时便已归顺中原。氐族的部众分布很广,“世居 岐陇以南,汉川以西”(《魏书》),大致分布在今陕西、甘肃、四川等地。 分支也很多,像后来统一北方的前秦,以及建立后凉的吕氏,便是聚居在略 阳(陕西省西南部)的一支,称为略阳氐,建立仇池国的杨氏则为清水氐。

  李氏一族被称为巴氐,最初居住在巴西郡(治所在今四川阆中县西) 的宕渠县。汉末时,张鲁在汉中传教(“张鲁居汉中,以鬼道教百姓”), 人们“多往奉之”(《晋书》)。李氏一族便也迁往汉中(陕西省西南部、 大巴山以北)的杨车坂一地。因一路上“抄掠行旅,百姓患之”(《晋 书》),十分凶猛可怕,被人称作杨车巴。曹操平定汉中时,“李氏将五百 余家归之”,降了曹操,被曹操“迁于略阳北土”(《通鉴》),因为此地固 有略阳氐,为了相区别,李氏一族便被称为巴氐。晋末丧乱,氐人齐万年 反晋,一时“关西扰乱,频岁大饥”(《晋书》),略阳、天水等六郡的百 姓“流移就谷入汉川者数万家”(《通鉴》),其中就有巴氐李氏,族首李 特还被流民推举为头领。后来流民越聚越多,便又向梁、益二州流动,也 就是蜀汉故地四川一带,逐渐形成一支具有流民性质的武装力量。

  永兴元年,也就是公元304年,李特之子李雄在成都称王,废“除晋 法,约法七章”(《晋书》),并于公元306年即皇帝位,国号大成,成为割 据一方的流民政权。李雄是位了不起的皇帝,他采取了一系列改革措施, “兴学校,置史官”(《晋书》),轻徭薄赋、刑政宽和,蜀地呈现繁荣景 象。李雄在位的30年,“时海内大乱,而蜀独无事”(《晋书》),辖区内 没有遭受战火的蹂躏。乱世中能如此安定,地处偏远是客观因素,而“事 少役稀,百姓富贵,闾门不闭,无相侵盗”(《晋书》),便是李雄治政的 功劳了。人们争相归附,也让蜀地成为乱世中的避风港,成汉国也开始进

猜你喜欢
历史推荐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