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军事岛 > 历史 > 战史揭秘 > 西周百年基业说没就没:该负责的人是他 > 正文

西周百年基业说没就没:该负责的人是他

发表时间:2017-04-16 08:08 作者:罗威力

  秦人获得封邑,是秦始皇家族走上政治舞台的第一步。但是自此之后,秦始皇的家族一直没有太大的作为,直到西周王朝走向穷途末路的时候,秦始皇家族才抓住了一个历史机遇,为其发展奠定了基石。这个历史机遇究竟是如何形成的呢?秦始皇家族又是如何把握这个历史机遇的呢?

  这两个问题和西周王朝的衰败密切相关。西周王朝从公元前十一世纪武王伐纣建国,到周幽王时期亡国。秦国由卿大夫提拔为诸侯,恰恰伴随的是这场变化——周天子的地位逐步下降,西周的王制走向衰落。

  这一过程很漫长,其间有三个周王应当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第一个就是周厉王。

  周厉王的失误有两点:一是与民争利;二是压制言论。

  周厉王在位时期,不准“国人”(西周、春秋时期住在国都的人的通称,他们有户口,可以住在国都,具有公民权,可以从军,充当基层官吏,参加祭祀,是一股重要政治力量;和“国人”相对的是“野人”)利用山林和水面,把这些生产资料收归国有。结果严重损伤了“国人”的利益,引发了“国人”强烈的不满。

  面对“国人”的强烈不满,周厉王不但不思悔改,反而派了大量特工,监视“国人”,谁敢在背后议论,杀无赦。

  这导致百姓见面不敢打招呼,在路上碰见了熟人也只是交换眼色(国人莫敢言,道路以目。《史记?周本纪》),可见“白色恐怖”的严酷。

  周厉王控制言论,短期之内造成两种结果:

  一是“其谤鲜矣”;二是“诸侯不朝”。

  周厉王本人还沾沾自喜地对他的大臣召公说:“我能禁止他人说我的坏话了!”(厉王喜,告召公曰:“吾能弭谤矣,乃不敢言。”《史记?周本纪》)

  召公对厉王进谏说:堵住百姓的嘴不让他说话,比堵住河水不让它流淌的危害还要大。堵住河水不让它流,最终会导致决堤,会伤害很多人,堵住百姓的嘴不让他们说话,何尝不是这样呢(防民之口,甚于防水。水壅而溃,伤人必多,民亦如之。《史记?周本纪》)?

  但是,周厉王还沉浸在短期的政治高压的效应中欣欣然、飘飘然,对召公的谏言充耳不闻。

  在这种情况之下,国内是没有人敢讲话了。

  不过,三年以后,也就是公元前841年,忍无可忍的“国人”,“乃相与畔,袭厉王”,周厉王遂从镐京(今西安)出逃,流亡到了彘(今山西霍县)。

  周厉王从镐京出逃时,他的太子静藏在召公的家里,“国人闻之,乃围之”。最后,召公没有办法,“乃以其子代王太子,太子竟得脱”。

  周厉王逃亡之后,由大臣召穆公、周定公主持政事,史称“共和行政”。一说朝政由共(gōng,躬)伯和执掌。

  共伯和是西周时期的共国(今河南辉县市)国君,周厉王被驱逐之后,他受诸侯的拥戴,代行王政。这一年(共和元年,前841)成为了中国历史上有确切纪年的开始。

  又过了十四年(前827),周厉王在流放地死亡,太子静被拥立,他就是周宣王,召穆公、周定公交还政权。

  周天子被“国人”赶出京城,客死于流亡之地,天子的颜面扫地、权威全失,这是西周王朝衰落的开始。

  第二个导致西周衰亡的周天子是谁呢?

  周宣王。

  周宣王登基后,采纳大臣召公等人的意见,整顿朝政,曾经出现过一度中兴的局面。但是,宣王晚年,连续用兵失利,先是败于姜氏之戎(三十九年,战于千亩,王师败绩于姜氏之戎。《史记?周本纪》),后来,又在南征中损失了“南国之师”,军力受到重创,再次陷入危机。

猜你喜欢
历史推荐
热点推荐